• 三国阚泽著名人物介绍

    三国阚泽艺术形象

    中文名:阚泽,别名:阚德润,国籍:孙吴

    阚(kàn)泽(?—243年),字德润。会稽郡山阴县(今浙江绍兴)。三国时期吴国学者、大臣。少年时家贫,只得向别人抄书,于是博学多闻。汉末被举为孝廉,出任钱塘长,升郴县令。孙权为骠骑将军时,征召他为西曹掾。后官至中书令、太子太傅,封都乡侯。虞翻称其为“盖蜀之扬雄”、“今之仲舒”。赤乌六年(243年)卒,孙权为之痛惜,数日不食。阚泽曾撰有《乾象历注》一书,今已佚。另有《九章算术》,亦不存。据传,阚泽对圆周率也很有研究,祖冲之对圆周率的精确计算就是借鉴了他的成果。

    以下是小编为您讲解三国阚泽艺术形象,了解三国阚泽艺术形象相关的人物故事、事迹,有利于我们更好的了解三国历史人物,以及三国历史的发展动态,培根曾说过: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之学使人善辩,佛法使人了解生命的真谛。

    历史,简称史,一般指人类社会历史,它是记载和解释一系列人类活动进程的历史事件的一门学科,多数时候也是对当下时代的映射。如果仅仅只是总结和映射,那么,历史作为一个存在,就会慢慢的消失成为过去。历史是文化的传承,积累和扩展,是人类文明的轨迹。历史仅仅是历史,具体真实性,就算是历史学家也未必能说的真明了,因为,本站的内容来自网络,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 三国阚泽著名人物专题

  • 三国阚泽艺术形象

    阚泽文学形象

    在小说《三国演义》中,阚

    泽为孙权谋士,在孙权广纳贤才之时与严畯等来到江东,甚为孙权礼遇。是第一个识破周瑜打黄盖是苦肉计,后欣然向曹操献诈降书,被曹操识破后面不改色,哈哈大笑,一番妙言让曹操相信了诈降书,是苦肉计中的关键人物。

    后劝孙权不要设局请关羽。在刘备御驾亲征东吴时,向孙权举荐陆逊为都督,间接上挽救了东吴的命运。

  • 推荐阅读

    【备注:对历史的爱好者而言,很多历史事件、历史故事、历史文化等历史知识方面的积累,需要平时日积月累,多闻、多思;敬请顺便多了解以下“推荐的历史常识”,也有利于增长自已的智慧;】

  • 曹寿,《史记》记载名为曹时,曹参曾孙,尚汉武帝之同母长姐阳信公主(汉朝以公主食邑或夫家封邑所在地称呼公主,因此阳信公主又称为平阳公主),生子曹襄。因病返回封国,为侯二十三年去世,谥号夷侯。

    详细点击:【春秋战国:曹寿】

  • 栗姬,不是名字,姬原先是周朝的国姓,后来皇帝的妾、公主也称姬。姬多用作古时候中国对妇人的美称。

    详细点击:【汉朝:栗姬(汉景帝刘启的妃子)】

  • 段延庆本来是大理太子,后因大理内乱,被奸臣杨义贞谋国后流亡出外。

    因其身份,受到多方追杀,在湖广道上遇到强仇围攻,虽然用奋力应战而尽歼诸敌,最后却身中无数刀伤,不但面目全毁,双腿残废,连说话都不能了。

    从此面上木无表情,口不能言,腿不能走,只能以「腹语」传意,以拐杖点地走路,连吃饭也只能用手扳开

    嘴巴,像寄信那样把食物投下去。

    他挣扎着一路行来,来到天龙寺外,唯一的指望,是要请枯荣大师主持公道,但此时大臣都以为他死了,于是拥立段正淳的哥哥段正明继任大理国皇位,而段正明又立段正淳为皇太弟,段延庆悲愤欲绝,恰好此时刀白凤因为段正淳的多情愤怒不止,于是刀白凤为了报复段正淳的负心薄幸便委身于段延庆,于是有了后来的段誉。正因这场露水姻缘,使其重拾做人的信心,更把「段家剑」和「一阳指」神功融入铁杖功夫之中,自此杀人如麻、恶贯满盈。

    因为大理皇室后来光复后由段寿辉登位,后传于段正明,其心中不服,一心想抢回帝位。后来他遇到了另三大恶人,并以其实力将三人统至麾下,成为四大恶人之首,加入西夏「一品堂」。有一弟子「追魂杖」谭青,在聚贤庄为丐帮第九代帮主乔峰所杀。

    段延庆一直处心积虑重得大理皇位,他先抓去段誉和木婉清幽禁於万劫谷石屋中,段延庆暗中给两人服下春药「阴阳合和散」,险些发生了乱伦关系(其后发现双方没有血缘关系),后因与拈花寺黄眉僧于石屋对奕而分心,使段誉和木婉清被救去。

    和另三大恶人前往小镜湖后,先杖杀大理四大护卫之首褚万里,再战「镇南王」段正淳,先是「段家剑」斗「段家剑」,由於段延庆太过强捍,段正淳使出「一阳指」仍敌不段延庆,后因萧峰出手阻止,段延庆才和另三大恶人离去。

    在「聋哑老人」苏星河所布的「珍珑」棋局当中,段延庆和另三大恶人前来,段延庆曾试图破解,但是未能

    成功,更被棋局迷幻心摬,险得自杀,幸得虚竹救了一命,段延庆在旁以「传音入密」指导虚竹破解「珍珑」。

    在将前往救援段正淳的段誉抓住后,本要将其杀死,但意外得知段誉是自己的亲骨肉,在大喜大悲之时,多年来的苦楚化为乌有,让他看透了世上的种种名利争端,在段誉认他为父之后,放下了所有的包袱,真正出家隐遁山林。

    在《天龙八部(新天龙八部)》中,为了救段誉而被杀,死前大彻大悟。最终也认了他。

    详细点击:【宋朝:段延庆】

  • 张汤死后,家里的财产不超过五百金,都是得自皇上的赏赐,没有其他产业。他的兄弟之子要厚葬张汤。张汤的母亲说:“张汤作为天子的大臣,被恶言污蔑致死,有什么可厚葬的!”遂用牛车装载他的尸体下葬,只有棺木而没有外椁。汉武帝知道后,说:“没有这样的母亲,不能生下这样的儿子。”因此将三位长史处以死罪。丞相庄青翟被迫自杀。释放了田信。武帝很为张汤之死惋惜。晋升了他的儿子张安世的官职。

    详细点击:【汉朝:张汤】

  • 据传,陆游初娶表妹唐琬,夫妻恩爱,因唐琬不孕,为陆母所不喜,陆游被

    迫与唐琬分离。陆游依母亲心意,另娶王氏为妻,唐琬也迫于父命改嫁同郡赵士程。

    十余年后,陆游春游,于沈园偶遇唐琬夫妇,伤感之余,在园壁题了著名的《钗头凤》词:“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唐琬看到后悲伤不已,也依律赋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雨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此次邂逅不久唐琬便忧郁而死。陆游为此哀痛至甚,后又多次赋诗忆咏沈园,沈园亦由此而久负盛名。

    1、故事版本

    陆游的爱情悲剧逸事,最早来源于宋人三家笔记,即陈鹄的《耆旧续闻》、刘克庄的《后村诗话续集》 以及周密的《齐东野语》。陈鹄最早提及此事,录《钗头凤·红酥手》一词,并点明“淳熙间(1174—1189 年) 其壁犹存”。稍后的刘克庄也提及陆游早年婚变,但只录《沈园》二绝句。到宋末元初,周密对沈园相会之事,记叙详备具体,近似小说。至清代,开始出现唐氏答词,丁传靖进一步点明“放翁出妻姓唐名琬”。由于宋代笔记的记载互有差异,清人吴衡照等已对“沈园”诗本事提出质疑。

    2、沈园题壁

    沈园在禹迹寺之南,在陆游时禹迹寺的题咏也昭示其确有沈园题壁之举。陆游《剑南诗稿》卷七十,诗《禹祠》有“故人零落今何在?空吊颓垣墨数行”,作于开禧三年(1207);同卷《禹寺》有“绍兴年上曾题壁,观者多疑是古人”,作于作于嘉定元年(1208)。由此可知《钗头凤》确为沈园题壁词。

    3、姑侄关系

    陈鹄、刘克庄在记录陆游与前妻这段悲欢离合时,仅称陆妻为某氏,姓名均未提及。至周密的《齐东野语》才第一次明言陆妻姓唐,是“闳之女”, “于其母夫人为姑侄”,由此,”姑侄”说一直沿延了几百年。

    据《宝庆会稽续志》卷七,唐闳是唐翊之子,山阴人;而陆游的母亲是江陵唐介的孙女,唐介是陆游的曾外祖父,二者地名明显不同。据《唐质肃公介墓志铭》,唐介有孙男六人,取名皆从“心”字,陆游的舅父辈中并无唐闳其人,陆母唐氏也没有这么一个亲兄弟,更谈不上姑侄女作儿媳之事。至于后世讹传的本源,当为刘克庄所记“某氏改适某官,与陆氏有中外”,意即赵士程与陆氏有姻娅关系,为周密所误读之故。

    4、出妻原因

    关于陆游与前妻分离的原因,陈鹄说“不当母夫人意,出之”;刘克庄说“二亲督教甚严,恐其惰于学也,数谴妇,放 翁不敢逆尊者意,与妇诀”;周密说陆妻“弗获于其姑”。后人多从陈、 周之说,归咎于陆母,并引据陆游《恶姑》诗,认为陆母抱孙心切,而陆妻竟不能生子。

    但陆母是北宋名臣唐介的孙女,且陆游是陆宰第三子,长兄陆淞比他大 16 岁,陆游的大侄与陆游年纪相仿,陆母完全不必为陆家无后而担忧,何况陆游与前妻才共同生活了二三年。相比较而言,刘克庄的说法较为可信。这件悲剧事情的原因,在于陆游父母担心其对儿女之情的眷恋影响对陆游对“功业”的追求。

    5、沈园之会

    关于沈园之会的发生时间,周密记为绍兴乙亥岁春(1155年),陈鹄却记为绍兴辛未年(1151年),两种说法,相差四年。两相比较,陈鹄的说法较为可信。沈园之会当于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陆游 27 岁。

    首先,陈鹄的主活年代与陆游晚年相衔接,而且他的记载乃是其亲眼所见;而《齐东野语》在年月顺序上较为混乱。其次, 陆游在绍熙三年(1191年)诗题明云“四十年前曾题小阕壁间”,绍熙三年上推 40 年,是绍兴二十二年(1152),前一年即辛末(1151年),与陈鹄所记正合。

    详细点击:【宋朝:陆游】

  • 1917年初,蔡元培出长北京大学,随即援引陈独秀任北大文科学长。陈独秀就职不久,即向蔡元培推荐因拥袁称帝失败而避居天津的刘师培来北大任教。据与晚年陈独秀来往密切的台静农说:“关于申叔之入北大教授,据我听到的,还是陈独秀先生的意思。当袁世凯垮台后,独秀去看他,借住在庙里,身体羸弱,情形甚是狼狈。问他愿不愿教书,他表示教书可以,不过目前身体太坏,需要短期休养。于是独秀跟蔡先生说,蔡先生也就同意了。”实际上,蔡元培与陈独秀皆是刘师培的旧友。1903年,刘师培在上海分别与两人相识,而且也是他在和蔡元培编辑《警钟日报》时,首先向蔡提及陈独秀(注:“有一种在芜湖发行之白话报,发起若干人,都因困苦及危险而散去了,陈仲甫(陈独秀字仲甫)一个人又支持了好几个月。”见《蔡元培自述》,转引自王世儒:《蔡元培先生年谱》上册,从而使蔡对陈留下深刻印象。此后虽因刘师培政治立场的变化导致他与蔡、陈的关系有所疏远,但蔡、陈二人始终是关注他的动向并在关键时刻施以援手的(注:如在1912年初,当刘师培因随端方去四川镇压保路运动而被革命后建立的新政权四川军政府资州军政分府拘留时,身为南京临时政府教育总长的蔡元培先是在不知其音信的情形下与章太炎联名在《大共和日报》上刊登《求刘申叔通信》,称:“刘申叔学问渊深,通知今古,前为宵人所误,陷入范笼。今者,民国维新,所望国学深湛之士提倡素风,任持绝学。而申叔消息杳然,死生难测。如身在地方,尚望先一通信于国粹学报馆,以慰同人眷念。”在得知刘师培下落后,蔡元培又以教育部名义致电四川,要求将刘护送来部,“以崇硕学”。(载《临时政府公报》第1号)同时,身为安徽都督府秘书长的陈独秀也与人共同致电临时大总统孙中山,希望对刘师培能“矜全曲为宽宥”,“延读书种子之传,俾光汉(刘师培曾用名刘光汉)得以课生著书赎罪”。(载《临时政府公报》第2号)可见他们都视刘师培为饱学之士,人才难得,不忍见其获罪。),尤其是陈独秀。所以这次陈向蔡荐举刘师培,蔡欣然接受,亦是顺理成章之事,何况刘以国学大师著称,蔡又以“兼容并包”为办校宗旨。

    详细点击:【近代:刘师培】

AD
AD
AD
AD
AD
AD
AD
AD
AD
AD
AD
Copyright jiaoli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0363号-2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