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国身后之事

    三国身后之事

    中文名:曹髦,别名:曹彦士,国籍:曹魏

    曹髦(241年11月15日-260年6月2日),字彦士,魏文帝曹丕之孙,东海定王曹霖之子,三国时期曹魏第四位皇帝,公元254-260年在位。曹髦即位前为高贵乡公,司马师废齐王曹芳后,身为宗室的曹髦被立为新君,但曹髦对司马氏兄弟的专横跋扈十分不满,于公元260年召见王经等人,对他们说“司马昭之心,路人所知也”,带领冗从仆射李昭、黄门从官焦伯等,授予铠甲兵器,率领僮仆数百余人讨伐,然而此次行动却被司马昭知晓,在司马昭心腹贾充的指使下,曹髦被武士成济所弑,年仅20岁。曹髦擅长书写诗文,另外他的绘画艺术也很是不错,是一个善于琴棋书画的才子,有《祖二疏图》、《盗跖图》、《黄河流势》、《新丰放鸡犬图》传于代,又有《黔娄夫妻图》。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目其为中品 。

    以下是小编为您讲解三国身后之事,了解三国身后之事相关的人物故事、事迹,有利于我们更好的了解三国历史人物,以及三国历史的发展动态,培根曾说过: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之学使人善辩,佛法使人了解生命的真谛。

    历史,简称史,一般指人类社会历史,它是记载和解释一系列人类活动进程的历史事件的一门学科,多数时候也是对当下时代的映射。如果仅仅只是总结和映射,那么,历史作为一个存在,就会慢慢的消失成为过去。历史是文化的传承,积累和扩展,是人类文明的轨迹。历史仅仅是历史,具体真实性,就算是历史学家也未必能说的真明了,因为,本站的内容来自网络,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 三国曹髦著名专题

  • 三国身后之事

    身后之事

    曹髦死后,司马昭进入殿中,召集群臣议论。尚书左仆射陈泰不来,司马昭让陈泰之舅尚书荀顗去叫他,陈泰说:“人们议论说我陈泰可以和您相比,今天看来您不如我陈泰。”但子弟们里里外外都逼着陈泰去,这才不得已而入宫,见到司马昭,悲恸欲绝,司马昭也对着他流泪,说:“玄伯,您将怎样对待我呢?”陈泰说:“只有杀掉贾充,才能稍稍谢罪于天下。”司马昭考虑了很久才说:“你再想想其他办法。”陈泰说:“我说的只能是这些,不知其他。”司马昭就不再说话了。随即司马昭威逼郭太后下旨,大意是说:当初援立曹髦是看中他“好书疏文章,冀可成济”,但是不成想“情性暴戾,日月滋甚”,我这个太后数次呵责都不奏效,后来和大将军司马昭商量要废立之,大将军认为他年幼无知,但还可以雕琢,要以观后效。但没想到他得寸进尺,还拿弓箭射我的宫殿,弓箭甚至落在我的面前。我前后数十次让大将军废立他,曹髦知道后,甚至贿赂我的身边人打算下毒药害我。后来事情败露,就要出兵入西宫杀我。幸亏大将军及时知道,而他自己混杂在士兵之中,被大将军的将士杀死。这小儿“悖逆不道,而又自陷大祸”,应当“罪废为庶人,此儿亦宜以民礼葬之”。由于曹髦死后被褫夺皇帝封号,因此其在位期间的年号均为高贵乡公某年。

    太傅司马孚,大将军司马昭,太尉高柔等上疏称“以为可加恩以王礼葬之”,于是葬高贵乡公于洛阳西北三十里瀍涧之滨。下车数乘,不设旌旐,百姓相聚而观之,曰:“是前日所杀天子也。”或掩面而泣,悲不自胜。裴松之认为,下车数乘,不设旌旐这还能叫王礼下葬吗?这种表里不一的行为更加让人厌恶。

    不久,司马昭以“教唆圣上”、“离间重臣”等借口杀死了曹髦的心腹王经。《魏书》的作者王沈(王昶之侄)因为告密出首立功免死,因功封安平侯,食邑二千户,时隔快二十余天,司马昭又因群情激愤,诛杀了成济三族,成济兄弟不服罪,光着身子跑到屋顶,大骂司马昭,被军士从下乱箭射杀。

  • 推荐阅读

    【备注:对历史的爱好者而言,很多历史事件、历史故事、历史文化等历史知识方面的积累,需要平时日积月累,多闻、多思;敬请顺便多了解以下“推荐的历史常识”,也有利于增长自已的智慧;】

  • 姒泄继承君位

    帝芒十八年(公元前1833年),在位18年的姒芒病死,葬于安邑附近。其子姒泄继承王位。

    姒泄文治武功

    《史记·夏本纪》记载:泄在位期间,连续对外用兵,取得胜利。夏朝此时俨然一个强大的征服者,对不服从华夏统治的部族方国用兵。东夷、西羌等六夷派使者来朝谒见,接受姒泄所封的爵命。这说明,当时夷族已经承认了夏朝的统治。泄对夏朝版图的开拓功不可没。泄二十一年(庚申,公元前1812年),在位21年的姒泄病殁,葬于安邑附近。其子姒不降继承王位。

    详细点击:【夏朝:姒泄】

  • 姒发,姓姒,名发,一名为后发,也叫后敬。中国王族分封时代夏王朝的第十六任帝王(一说第十八任)。他的祖父是姒孔甲,父亲是姒皋。皋立十一年(公元前1669年),在位11年的姒皋殁,其儿子姒发继承王位。但他在位期间,各方诸侯已经不来朝贺了,夏国进一步衰落。后发元年(公元前1668年),《纪年》云:后发即位,元年,诸夷宾于王门,再保庸会于上池,诸夷入舞。同年,立子桀为太子。

    后发十九年(壬寅,公元前1652年),在位19年的姒发殁,其子履癸继承王位。传至姒履癸时,延续了四百多年的夏王朝,更是德政衰败,民不聊生,危机四伏。与此同时,夏的属国商在主癸(商朝开国君主汤的父亲)的治理下,欣欣向荣。

    详细点击:【夏朝:姒发】

  • 孔甲军队编制

    基本概况

    孔甲时期,夏朝军队的武器装备以远射程的弓矢和戈矛等长兵器为主。已发现的兵器最常见的是箭头。石镞、骨镞的型制很多,有柳叶形、扁圆形,而更多的是骸身作三棱、扁三棱、四棱或圆体三棱锋,多数磨制较精,棱角锋利,有短铤,以便插入箭杆,少数无铤扁三角形或燕尾形的,也多磨出侧刃。由于需要量增多,锋利而加工较易的蚌镞也多有发现,而随着青铜冶铸的发展,骸这种消耗量大的远射程武器也开始用铜制作。

    孔甲时期,夏朝作战方式为徒步格斗

    ,徒兵(步兵)是主要兵种。偃师灰嘴遗址二里头文化层中发现2件石戈,援扁平,锋锐利,有棱脊,援后端有穿。在偃师二里头遗址则出土有铜戈,通长32.5厘米、援长20.8厘米、宽3.8-4.8厘米、内宽3.9厘米。直援曲内无阑,援中起脊,援面由脊向刃斜抹而下,到近刃处又凸起增厚,形成一道沟。刃与锋较锋利,援略宽于内,援内交接处呈直角。内中有穿,穿援之间有安秘痕。内后端铸有凸起云纹,制作很精。《尚书·甘誓》有“左不攻于左,汝不恭命;右不攻于右,汝不恭命;御非其马之正,汝不恭命。”的记载,说明战车已用于作战,车上成员有左、右、御的区分。夏王对作战人员有强制性的军纪约束和奖惩规定,“用命,赏于祖;弗用命,戮于社,予则孥戮汝。”。据今所见夏朝的铜镞有的和石、骨、蚌镞相似,如堰师二里头遗址出有扁叶形和断面梯形、三棱尖戈也是新型的兵器。

    史料研究

    孔甲时期,军制留存史料很少,但有限文献和考古材料可以表明,它是中国奴隶制社会的开端。夏朝脱胎于氏族社会的部落联盟,掌握国家政权的夏后氏只是众多部落中力量最强大者,处于天下“共王”的地位。与其共主政体相适应,夏后氏建立以奴隶艾贵族为骨干、平民为基础的国家军队。作战时,夏王根据需要,或征集点接统治地区的平民,或同时征召直接统治区以外的异姓部落出战,实行居则为民、战则为兵的兵农合一的制度。夏朝车队编制不详。

    《左传·哀公元年》有关于夏王少康以“有田一成,有众一旅”复国的记载,有的学者据此认为“旅”是军队兵员建制单位。有学者认为,队按氏族部落的生产生活组织,以十进制编成。夏王为最高统帅。夏启消灭有启氏的甘之战中,所辖“六事之人”,亦称“六卿”,当是分工不同的六个奴隶主贵族首领,他们平时治理民事,战时担任作战指挥。赖以“守邦”。起止时间有多种说法,通行之说约公元前21世纪至前16世纪。这一时代,国家已经形成,军队随之产生。反映奴隶阶级意志的车事制度相应出现。

    孔甲社会制度

    孔甲时期,夏朝奴隶主要是由氏族部落之间的掠夺战争中得到的俘虏转化而来,也有一部分是氏族公社的贫苦社员沦为奴隶。在夏朝,奴隶名目繁多,从事农业生产的称“民”、“黎民”、“众人”、“众”;从事畜牧业的称“牧竖”或“隶圉”;奴隶主家内的奴隶则叫“臣”(男性)和“妾”(女性)。在奴隶主眼里,奴隶只是“会说话的工具”。奴隶被奴隶主成批地赶到农田里去种地、放牧,从事各种繁重的体力劳动。奴隶主可以随意的把奴隶关进监狱,施以重刑杀害。当时整个社会分成三大阶级:奴隶主阶级、奴隶阶级和平民阶级。奴隶主大多是由父系氏族社会末期的氏族贵族和部落首领转化而来。他们在交换中夺取大量的财富,在战争中扩大权力,最终转变为占有全部生产资料和完全占有生产者本身的奴隶主阶级,成为社会的统治者,上古文献中的“百姓”指的就是这一阶级。他们整天沉迷在饮酒、打猎和歌舞之中,而不管奴隶们的死活。

    王室分封诸侯,除保持它所由出生的姓之外,又以封国建立新氏,大夫以邑为氏。在各级贵族之间,就依姓氏的区别建立各自的宗族关系。由于奴隶制国家组织是以父权家长制家庭为基础不断发展起来,这种宗族关系,虽然沿袭旧的氏族组织的遗制,但在实际上是以父权家长制为核心,按其班辈高低和族属亲疏等关系来确定各级贵族的等级地位。所以在国家形成之后,各级贵族组织仍然要保持旧的血缘联系,严格区分姓氏。

    详细点击:【夏朝:孔甲】

  • 死亡年龄武王克殷二年年后(约前1043年),周武王驾崩, 武王年寿有九十四岁、 九十三岁、 五十四岁、 四十五岁, 甚至有六十多岁等多种说法。 元年夏六月,葬武王于毕。 由周公旦,召公奭和太公望辅佐继承人成王。姓名误写在汉字文化圈诸国一些史书版本中,出于为自己君王避讳的传统或因袭传抄原因,有的将“周武王”写为“周虎王”,如高丽史书《三国遗事》,为高丽惠宗“王武”避讳即改“武”为谐音的“虎”。

    详细点击:【周朝:姬发】

  • 周昭王元年,东夷反叛,昭王命白懋父率师讨伐,师旅族众拒绝东征。懋父在艿得知此事后,罚师旅古币三百寽。按律,须将此事通报全军,而白懋父只命在师旅军内公布。师旅将这一处罚铭刻在鼎彝之上。同年,巢侯叛乱,周昭王令东官率宗周六师平之。周昭王十五年,周昭王居宗周,命令毛公遣替代虢城公率师东征繁、蜀、巢诸戎,命令邦冢君,徒驭、职人组成中师,吴白旅为左师,吕白旅为右师,毛公子班率族人从征。同年秋,周昭王大阅公族于庚辱宫(今陕西岐山西),命令中先南宫而行,经方(城)、邓、鄂师(今鄂豫交界处),至汉中洲,命令白贾父把守渡口,至夔(湖北秭归)长王行宫,并令归生归报于昭王。周昭王十六年正月,周昭王御驾南征,到汉水,遇到以白雉(兕)为国腾的荆地民族的顽强抵抗。同年夏,周昭王狩猎于炎(洞庭湖),命作册矢令归。周昭王十七年九月,昭王班师返周。周昭王十八年正月,周昭王在吕(今陕西西部),令士道赏己侯貉子三只鹿。己侯作卣,卣上镂有三只鹿。周昭王十九年,周昭王统军由千地出发,逾散关,顺汉水而下,溺死于水中,六师将士俱葬江底。辛馀靡负昭王尸上岸,又反救蔡公。王师北归宗周后,周公封辛馀靡为西翟(今甘肃陇县)侯。周昭王亲率大军南征荆楚并非无成,从后世周穆王的表现来看,虽然昭王身死楚地,但周王朝对南方的拓展,已由周昭王完成。

    详细点击:【周朝:姬瑕】

  • 司马迁《史记》:“脩政,法文、武、成、康之遗风,诸侯复宗周。”

    董仲舒:“夫周道衰于幽、厉,非道亡也,幽、厉不繇也。至于宣王,思昔先王之德,兴滞补敝,明文、武之功业,周道粲然复兴,此夙夜不懈行善之所致也。”

    桑弘羊:“汤、武之伐,非好用兵也;周宣王辟国千里,非贪侵也;所以除寇贼而安百姓也。”

    黄琼:“周宣王不籍千亩,虢文公以为大讥,卒有姜戎之难,终损中兴之名。”

    徐坚《初学记》:“宣王承衰,邦家多阻;惩难思理,官人以叙。山甫补阙,方叔御侮;是用中兴,恢复周宇。”

    柳宗元:“伏见周宣王时称中兴,其道彰大,于后罕及,然征于《诗》大、小《雅》,其选徒出狩,则《车攻》、《吉日》;命官分土,则《嵩高》、《韩奕》、《烝人》;南征北伐,则《六月》、《采芑》;平淮夷,则《江汉》、《常武》。铿鍧炳耀,荡人耳目。故宣王之形容与其辅佐,由今望之,若神人然。”

    夏原吉:“周宣王平淮夷、唐太宗擒颉利,当时文人咸形诸赋咏,以纪宏休。”

    《明世宗实录》:“虽然周宣王云汉之侧身,常武之平淮,内有山甫,外有申伯,非不赫然称盛,然乐色而忘德,失礼而晏起,不籍千亩,南国丧师,料太原,杀杜伯,以致虢公谏不听,山甫谏又不听,所以中兴之美未尽焉。”

    详细点击:【周朝:姬静】

AD
AD
AD
AD
AD
AD
AD
AD
AD
AD
AD
Copyright jiaoli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0363号-2 手机版